“嫖到失联”的英驻港领馆雇员为何此时反水?

✅晨风吹阳光照,“嫖到失联”的英驻港领馆雇员为何此时反水?-红花继木快报_“嫖到失联”的英驻港领馆雇员为何此时反水?

  原标题:“嫖到失联”的英驻港领馆雇员为什么此时反水?大有玄机……

  ——郑文杰,你到底嫖没嫖?

  ——这不重要。

  “嫖到失联”的英国驻港领馆雇员郑文杰突然“反水”了。

  今年8月,郑文杰在深圳因嫖娼被关了15天,据称他当时主动要求警方不要联系他的家人。事隔一段时间,他昨天突然接受BBC采访,声称自己在牢里受到虐待。

  在访问中,郑文杰几乎全程在渲染自己是怎样被手铐铐住忍受酷刑,还有意扯上香港示威者。

  很明显,他想暗示,自己是因为与香港示威活动有关才受到政治迫害的。

  然而对于“是否嫖娼”这个最核心的问题,面对镜头的郑文杰始终没敢说出这三个字:

  “我没嫖。”

  1

  沉默了三个月之后,郑文杰突然高调发声了。

  他向BBC描述了自己遭到酷刑的细节,包括他被戴上手铐和镣铐,并且被长时间吊起来,保持压力姿态靠墙蹲下几个小时,不许他睡觉并且逼他用唱国歌保持清醒等等。

  唯独不谈他究竟是怎么吃上牢饭的。

  根据此前深圳警方的通报,郑文杰是因为嫖娼被处以行政拘留15天。

  记者问他是否有过嫖娼,他闪烁其词:

  然后含混地说,“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所珍惜和爱的人的事情”。

  对这个最关键、最核心的事实,郑文杰没有胆量说,“我没嫖”。

  我们且不论在正常情况下,对一个男人而言,一顶莫须有的“嫖客”帽子,和肉体受到的“数小时酷刑”,究竟哪一个更容易让人感到愤怒和急于辩驳,我们先看已知的可以被验证的事实。

  1、郑文杰今年8月在深圳被抓了,受到的指控是涉嫌参与嫖娼。

  2、郑文杰承认在深圳“接受了按摩”(I got a massage for relaxation after work hours)。

  3、郑文杰在15天之后被释放,恢复了人身自由。

  4、无论从他当时获释后港媒拍摄的照片,还是从他最近接受BBC采访的视频,外观上都看不出郑文杰有受到“酷刑”的痕迹。

  5、根据深圳警方最新公布的视频,郑文杰的确数次出入会所,并且嫖卖双方都曾悔罪。夫妻暴雨开车冲入水库身亡

  也就是说,郑文杰回避了漳州发展吧问题最核心的事实,那就是他有没有违法,有没有嫖娼,选择顾左右而言他,捡起了外界看不到,也难以证实的所谓“国保虐待”的情节。

  这最符合谁的口味,不言而喻。

  2

  这一幕似曾相识。

  2004年8月13日凌晨,广东省警方在一次扫黄行动中,在东莞一家酒店房间内拘捕了一个香港人和一名内地女子。

  当时,这名男子赤裸半身,女子穿有衣物。

  警方认定二人存在卖淫嫖娼的嫌疑,将二人带走。

  此事随即经港媒曝光,人们才知道这名男子原来是香港民主党议员何伟途,他还是香港立法会选举九龙东的候选人。

  事发后,民主党一再指责内地方面搞“政治迫害”,何伟途在获释后也召开记者会,整整花了半个小时历数东莞公安机关“罪状”。

  他声泪俱下地表示,那是自己“人生中最黑暗及难受的日子”,“精神上受到虐待”,不希望日后再提及这段“悲痛回忆”。

  他还说,自己凌晨3点在酒店房间里,只是与一名突然到访的女性朋友“闲谈”,没有嫖妓,没有性行为,也没有婚外情。

  有记者问及两人既然是“普通朋友”,为何凌晨3点会赤裸相对?

  何激动地说:“不是两个人都没穿衣服,那个女子穿着衣服。”

  “那你有没有穿?还是警察脱了你的衣服?”

  何伟途拒绝回答这一问题。

  当有记者问及他与女性朋友“闲谈”是在椅子上还是在床上,何伟途说:“我不想解释那么多……当晚没有发生性行为,一个半钟头纯粹闲谈,在床上或在椅子上,同(嫖妓)事件没有多大关系……”

  由于一些媒体和泛民议员反复跟风炒作“迫害说”,俨然把何伟途包装成一个受害者。东莞市警方不得不再次召开记者会,展示了更多证据。

  其中包括何伟途半身赤裸的照片、酒店房间里遗留的染血卫生巾和避孕套包装袋等。

  此外,还有何伟途对于数次招嫖,以及在此前给那名“普通女性朋友”1000元等供述。

  有记者询问东莞警方为何回避记者所要求的细节描述,发言人说,警方已经一忍再忍、不予披露犯案细节。

  “要是公布细节,真是丑死,何伟途将来如何有脸见人?而且,他犯案过程的证据确凿,毫不含糊。”

  之后,何伟途再也拿不出更多说辞,来证明东莞警方对他进行“政治迫害”。

  在这场闹剧慢慢平息下去之后,何伟途突然宣布退党,理由是:

  “在选举期间,九龙东团队因为我被人叫做‘叫鸡党’、‘叫鸡议员’而觉得内疚。”

  3

  回到郑文杰案,更有玄机的在于各种时间点的“巧合”。

  几乎就在BBC播放郑文杰采访的同一时间,英国外交大臣就召见了中国驻英大使“表达愤怒”。

  这个速度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?它一点都不像是媒体报道引发了外交部门的反应,倒很像事先约定好的同时发力。

  这样,倒是能最大限度地让这条新闻“火”一把。

  在这个时间前后,还发生了一些跟香港有关的事情。

  一是美国国会火速通过了“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”,这个法案的核心要义是反对香港特区政府止暴制乱,阻止在任何情况下中央政府出手挽救香港局势。

  二是香港暴力分子气焰正在式微,越来越多市民走上街头,用清路障的实际行动表达对暴力破坏的抵制。

  第三,也是最为关键的,在郑文杰再度发声的四天之后,香港就要举行区议会选举。

  按照郑文杰和西方媒体的说法,深圳警方愿意冒着极大的法律和舆论风险,在这么敏感的时间和环境中去“搞”一个英国领馆里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这样做的动机和逻辑令人困惑。

  而在事情本已平息的三个月之后,为什么郑文杰又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又发声了?

  暴力在香港的不得人心,即将举行的区议会选举,西方外部施压的突然加大,以及郑文杰在这个时间点的突然发声,这一切,都撞到一起了。

  这是不是也太巧合了?

 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

  来源:补壹刀/花叨叨

点击进入专题:
聚焦香港局势

责任编辑:赵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