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感凶猛,40万捡回一条命

✅天蓬鱼,流感凶猛,40万捡回一条命-红花继木快报_流感凶猛,40万捡回一条命

  流感凶猛,40万捡回一条命
  丈夫一度挂售两套房,对医生说:“只要能救回老婆,花多少钱都行”

  许梅华翻看当时的检查单

  每年到12月份,季节性流感进入高发季。杭城各大医院感冒就诊量快速上升,呼吸道感染已位居急诊榜首。“不少流感起初就像感冒发烧,但不重视,几天时间内疾病就会急转直下。”杭州市一医院医生曾小康告诉钱江晚报记者,“我们医院就接诊了这样一位患者,最后救回来之后,我们定期随访,没有什么后遗症。”

  日前,钱报记者走访了这位患者许梅华(化名)。

  “我说转院,死也要死在路上。”许梅华的丈夫刘军(化名)摘下眼镜,看了眼身边的老婆。

  许梅华低头翻弄着桌子上那厚厚一沓就诊单,像是在想象那个生死之夜的惊险。“谁能想到,一个普通的感冒,到最后怎么差点要了命。”

  住进ICU13天,三四张病危通知单,40多万元的医疗费。许梅华在苏醒后才知道这些,“吓死人了。也多亏他(刘军)拿了主意,要求坚持抢救,才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了。”

  感冒嘛,以为吃点药就好了

  53岁的许梅华是嘉兴人,丈夫刘军和她同岁,有两个女儿,一家人前两年刚从农村搬到县城新买的商品房内。刘军在一家工厂里做技术工,许梅华平时的主要任务是接送4岁的小外孙上下幼儿园。

  采访那天上午9点钟,许梅华刚送完小外孙回来,骑着电瓶车,戴一副口罩和厚厚的手套,围着米色毛绒围巾。短发,皮肤白皙,许梅华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年轻很多。谁能想到,她曾经历了一场生死劫。

  “吃完年夜饭后没多久,觉得背上有点凉,我想,感冒了,家里有‘快克’,就拿出来吃了。”

  在许梅华乡村艳妇txt全集下载的认知里,感冒嘛,小事情,吃点药就好了。她不咳嗽,不流鼻涕,就是有些发热,也不高,38℃。

  年初一那天,她依然感觉不舒服,但也不认为应该去医院,“再吃一天药说不定就好了,而且,总觉得年初一就去医院,不吉利。”

  当天晚上,睡觉到半夜,许梅华觉得浑身说不出的难受。年初三,她去社区医院,体温依旧维持在38℃,开了‘美林’,她就回去了。

  “那天晚上,我出汗特别厉害,一个晚上,换了几套内衣,全湿透了,衣服都换光了。”

  初四一早,许梅华就去了当地一家大医院,抽血,挂盐水。医生在诊断书上写的是:呼吸道感染。她在医院碰到了几位熟人,都是感冒,咳嗽厉害,挂水后基本都痊愈了。

  “我除了有些发热,没其他症状,当时想,肯定很快就好了。”许梅华这么乐观还因为她对自己身体的自信:五六年没感冒过,也没去医院看过病。

  但是很快,她就觉得这次感冒好像有点凶:初四下午,她的体温一下子冲到40℃。初五,许梅华要求住院,“太难受了嘛,烧了这么多天。”

  住院手续是她一个人去办的,直到那个时候,她和家人依然觉得这只是一场比较严重的普通感冒。那几天,刘军值班,也没特意请假陪同,只留读高中的小女儿在医院照顾。

  6天后昏迷肺像石头

  “初六晚上9点半,我接到医院电话,说她进ICU了。”刘军清楚记得这个时间点,当时他还在上班,“吓了一跳,觉得是不是弄错了,有点懵。”刘军赶到医院后不久,就收到了老婆的病危通知书。医生说了一串复杂的医学用语,刘军只听明白一句:老婆的肺已经像石头一样,不能自主呼吸了。

  “说她这个情况需要用ECMO(体外膜肺氧合,体外循环可以短期完全替代心肺功能),他们联系了嘉兴市区、上海的几家医院,但人家的ECMO都在用,空不出来。”

  刘军的第一反应是:转院。

  “但是医生不建议我们转院,前两天,有个一模一样的病人,就是转院去上海的路上不行了。”

  医院的出院情况一栏这么记录:考虑患者病情危重建议家属转外院行ECMO治疗,告知路途风险,随时死亡。

  刘军必须马上做出决定。

  “我坚持转院,转出去,就还有希望,留在这里,只有等死。我们即使死,也死在路上。”

  他流泪跪求救老婆

  凌晨11点多,120急救车呼啸着开往嘉兴市区。

  “那边的医生检查完她的情况,出来对我说,你去网上看篇文章:流感下的北京中年。” 刘军拿出手机,搜索下载,“简直和我老婆的情况一模一样。这个病就是前兆不明显,但是发病快,用小时计算病情进展的。”

  他感到了害怕,脑子里冒出的都是不好的结果。

  “我听闺女说他那时哭着跪求医生想办法。” 许梅华在一旁小声接话,刘军性格刚毅,平时家里大小事,都是他拿主意,她有些难想象,他流泪跪求的样子。

  很快,医生带来一个好消息:他们联系到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,对方有一台ECMO刚刚空出来。

  “病人当时的情况是,肺部已广泛石变,即使用上呼吸机,氧饱和度也在标准值以下。” 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曾小康对许梅华印象深刻。

  “医生问我们要不要用ECMO,我说,肯定用。”刘军问了下费用,要10万元左右,“我给我侄子打电话,让他赶快先往我的卡里打21万。”

  2月22日上午,杭州市一医院的几位医生,带着救命的ECMO,赶到嘉兴,给许梅华用上之后,送上急救车直奔杭州。

  花了40万,医保报一半

  “一去就进了ICU,昏迷了13天。”对刘军来说,这13天,度日如年。

  他出去找了一辆小货车,谈好了价钱,“如果医生说不行了,我要赶快把她带回家。这是我做的最坏打算。”

  病房里,治疗费在快速翻升。

  许梅华的体温持久不退,医生说,再不退热,要考虑使用一种针剂,一针5000元,打10针。

  “我说用,我不缺钱。”刘军把两套房子都挂了出去,“当时想好了,哪套先卖出去就卖哪套。最后医疗费总共40多万元,医保报销后自己花了20多万,就没卖房。”

  生活中极其节俭的刘军,一件毛衣穿七八年都舍不得丢,在治疗费上,却从没犹豫过,每次医生来征询家属的意见,他都是一句话,“我有钱。”

  入冬前打好疫苗备好药

  13天后,许梅华在重症监护室里醒来。

  因为有了ECMO,许梅华重创的肺一度得到了休养生息,经过各种抗病毒综合治疗之后,许梅华的病情逐渐平稳,转入到普通病房。3月21日她康复出院,这惊魂的一个月终于结束。

  小外孙在她生病后,被带去打了流感疫苗。家里其他人都吃奥司他韦预防做流感暴露后预防。

  “以前,我们都不知道流感有疫苗,还有药可以预防。”如今,一家人对流感尤其警惕。入冬前带孩子去打流感疫苗,也准备了奥司他韦放在医药箱里。

  出院后的许梅华生活也悄然有了变化。

  “总觉得身体没以前好了,时不时觉得累。天气稍微冷一点,我就多加件衣服。流感不是普通感冒,可能会要命的,得提前打好疫苗,准备好预防的药。”

  她平时会接单服装加工,“以前会赶工,晚上会忙到11点多,现在都不熬夜了。”

  生这场大病前,伊朗核谈判许梅华身体很好,刘军很少嘘寒问暖。如今,只要换季,他就要嘱托老婆几句。采访那天早上,趁许梅华送孩子到幼儿园时,刘军拿起水桶,拖地,“让她轻松些。”

吴朝香

【编辑:李赫】